远山淡影:女儿已逝,旧人仍在

远山淡影:女儿已逝,旧人仍在

“远山淡影”的图片搜索结果

喜欢这本书中文版的封面,和书名一样冷静清淡,把内容娓娓道来。作者巧妙的虚构了叙事主人公悦子,一边借悦子回忆旧邻佐知子母女的事,一边讲述悦子的大女儿景子自杀后和前来探望的二女儿妮基的相处。读到后来,悦子和佐知子的故事开始重叠映射,旧事旧人就如河对岸树后的淡淡山影,真切存在又看不大清,直到后来诸多线索,才让读者确信悦子即是做母亲的佐知子,自杀的景子是战后和母亲一起颠沛流离后移居美国的女儿万里子。

时空交错,人影绰绰,回忆可能是不可靠的东西,又是最真实的主观情感和选择。

用5天道出过往的20年,这是一本写旧人的书。战后的一切快速变化发展,带来了拔地而起的大楼、独立民主思想、开放的西式教育理念,却带不回逝去的人和消散的事。曾任校长的公公痛斥“现在的孩子对自己国家的历史一无所知”“人人借着民主的名义丢掉忠诚”;失去了丈夫和四个儿子的藤原太太维持着一家面馆,用力告诉身边的人要往前看;佐知子内心深处一直不承认需要为别人打工、到处借钱的窘迫生活,“日本不适合女孩子成长”,所以曾经富足家庭的她一心要给女儿更好的环境来体现她的爱,却一直忽视着女儿的内心世界,没有帮女儿消散童年留下的“陌生女人”影像,把女儿的一次次乱跑当作童年正常的顽皮任性,忽视女儿对弗兰克的抵触,临走前把女儿的小猫称作畜生沉溺在河中……我充分的理解成年人的世界和作为妈妈的好意,也无比同情万里子内心的恐惧不安与孤独。

所以这是一位失去女儿妈妈的内疚忏悔故事,也是一代旧人放下旧事拖着脚步往前走的故事。矛盾也就在于,当旧人适应不了新时代、幼童接受不了新环境,要怎么办?

藤原太太说自己仅剩的儿子“以前他说他不会再结婚,但是现在他开始向前看了。他目前还没有考虑的对象,但至少他开始考虑未来了。”

听起来波澜不惊,“假如人们没有往前看,那么这里就是,废墟一片。”逝去的已是曾经,未来终是要爬出废墟,慢慢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