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vegan的火锅夜

和vegan的火锅夜

出国时带了两小包大红袍,我家居家火锅麻小麻辣香锅的常备酱料之一,在我眼里“红九九”“大红袍”是海底捞的袋装底料远不能比的。

但很不幸,vagan miko碰都不能碰。

要在一个不吃辣的vegan人的家里光明正大吃麻辣牛油火锅涮肉的最好办法就是:给他做一锅让他觉得这就是火锅的锅底。清汤涮肉还有点儿吃头,清汤涮菜太惨了,于是,难不倒的孙小厨选择了最合适的番茄锅。

我们四个中国女生浩浩荡荡的杀进了菜场,对12z(24块钱)一瓶的芝麻酱毫不犹豫收入囊中,虽说是两个南方人两个北方人,但并没有因为油碟还是麻酱碟产生冲突,当然,连蒜蓉蛋液碟都知根知底的孙小厨可以随机应变搞出多种形式。这边没有牛羊肉卷,就买了一堆培根等肉片,一块牛肉,三根灌肠,五块龙利鱼,鸡胗牛肚炸鸡块若干,至于蔬菜秉持照顾vegan的想法能买的都买,最后还专门买了几盒vagan肉丸和肉片,说来也怪,这边红薯和豆腐比国内要贵太多,我是红薯南瓜玉米的死忠粉。

炒出两个热气腾腾的锅底,打麻酱是我小时候最爱做的事之一,因为可以边打边吃,看着酱料加水后反而一点点变粘稠,自己就像个魔法师。备菜过程其实还挺繁琐的,还好有我们这些想要通过美食文化进行“国家营销”的diligent Chinese。周周和000切菜都很娴熟且有耐心(不像我),晨宝一早因为切到两个手指而下线,费老师虽然是觉得女生应该更擅长家务的男生,但也会帮忙打打杂做些洗牛肚鸡胗这样的苦累活,老板凑过来问需要他什么帮助,但显而易见灶台边早已站不下他了,况且我们这些偷偷摸摸垫着袋子在他案板上切肉的人,怎么敢让他看到太多残忍画面。

关于Chinese cooking, Miko追问我们番茄锅怎么做的,多少克油多少片姜多少匙糖多少个西红柿,中国人眼里做饭永远是项适量工程,说实话现在我都不知道蒸米饭的米和水的数字比例。奶奶最先教我是拿中指比划,后来蒸多了就直接看眼缘,在外国人眼里这很amazing以及unbelievable。

码好一大桌开涮,因为没有可以扯电线的电磁炉,只能围锅夹菜,大家在美食面前还算井井有条,一边是永远不会缺少的背景音乐,一边是淡淡水汽中一轮轮煮菜、捞菜、吃菜的我们,念了几个月的锅,终于在这晚暂时解了馋。

吃到十分饱后放慢速度,吃到十二分饱开始停止下菜,十五分饱的大家都放下饭碗坐下开始休息.费老师说你们怎么还能躺,他要是躺下就要“翻江倒海”了,我说因为有倾斜∠的啊又不是倒立。锅碗没有刷,一群在地上躺的歪歪斜斜的饭晕儿童开始对着大屏幕看剧,老板给每人发了汽水、啤酒或hotwater, 一集黑镜没看完我就要睡着在懒人沙发里,结果还要看第二集。已经连续两天凌晨三点后睡的我真的有点撑不住,索性假寐了一会,睁眼后发现虽然不知道剧情但竟然还能猜的出框架,剧终大家都有点累了,老板家洗洁精也已经用光了,索性各回各家约定第二天再来做他的“田螺姑娘/小子”,顺便把我们放过肉的锅碗瓢盆搬回家。第二天早上十一点才带着困意醒来,床上看了会儿短片磨蹭起床,决定开始执行2/5轻断食。整个白天吃了半根甜玉米、一个香蕉、一个小橙子、一杯牛奶燕麦还有1/3个乳酪面包(实在没忍住),现在是睡前,无比想念昨夜的hotpot,想念肉片鱼块鸡胗红薯玉米竹笋生菜,还有一口没吃的米粉和面。

明天是正常饮食,oy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