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特加之夜

伏特加之夜

一早就想过有了自己家后要布置的三“架”:书架、酒架、猫爬架(此处更爱养狗)。来波兰后对酒尤其是各种口味伏特加的喜爱不断增加,在很多女生朋友眼中“i can drink a lot.” 可明明记得,我曾应是讨厌j聚众饮酒借酒消愁酒后狂妄无知吐得满地都是的人。

喝酒这事儿吧,除了“过犹不及”,”参与感“这词也异常重要。记得小时候被爸爸妈妈带到同学聚会酒局饭局,快速填饱肚子后如果没有同龄人一起玩耍,我就会着急的盯着那群用平时双倍嗓音说话喝酒就是不赶快吃完饭菜的成年人,然后渐渐坐立不安失去耐心随时准备闹人;长大后更是看不惯以男性喝酒为主导的饭局,哥们义气兄弟情深勾肩划拳以及以男性口吻道出的艰辛苦乐,身边的女生由开始的被夸赞被炫耀被照顾,到被挡酒被玩笑,再到最后的“举世皆醉我独醒”,等男朋友安全回家才算一场饭局完满落幕。长大的我越来越能理解放弃“上桌权”的诉求。

在波兰喝酒就很开心,party上每个人都有事可做,暖场游戏没有特殊情况每个人都要喝些啤酒,翻杯游戏是分组进行的能喝的就上,大家从不会想当然觉得女生不能喝酒而不询问邀请女生;场子热起来后,大家可以跟着节奏唱歌跳舞也可以陷在边上的懒人沙发里聊天或是玩投影游戏,等到Kuba抱着伏特加步伐开始有些轻飘的一个个劝酒就说明夜已深了。party上不是没有情侣,但”挡酒“的实在少见,酒量人各有异,不能喝或不想喝自己说就好了,从没有”挡酒有面子“这一规矩,长久来看”挡酒风“只会助长两性不平等。说到这儿想到某次李诞提起和老婆出去总会遇到路人要合照,路人每次和他拍完照总要问他“能不能和你老婆也拍一张?”李诞答:“那你问她,不要问我”。

跨年夜这天我们说要放倒miko,玩了几轮游戏后发现我们几个女生一直在被他反虐,于是开始讲道理”boys usually drink more than girls .”然后miko掏出手机很认真的询问我们每个人的体重计算血液酒精浓度,给出一个合理的比例并适度谦让,serious boy,后来我们都醺了,但是感到无比自由与快乐,谁也不需要特殊照顾谁,大家一起互相照顾就好了。


我们坚决维护一晚的口号是“china number one”,剖开讲没什么意思,就是在波兰老板面前的倔强。“醉眼看人间,个个都温柔”,微醺后,大家唱歌大家跳舞,讨论文化教育讨论QOL,对Miko未来的留学选择相比重逢我们希望他选择更好的学校“We don’t want you to be disappointed we want u have the better” Miko讲vagan时红了眼眶,我们叽叽喳喳的八卦ex,也在突然沉静下来的空气中去说对亲人的思念;临近午夜我们出门去看烟花,街上是往常难得的热闹与喧哗。蹦蹦跳跳的出发,和往常一样跟着miko从来不用我们找路(事实他根本就没醉他只是兴奋!后来还被费老师唠叨到彻底清醒)烟花绽放,炮火气下我们喷洒香槟,互相拥抱,和来往的路人互赠祝福……
最后想说,lucky so much to meet u, thanks a lot for accompanying.

number1
Talk about Vegan lifestyl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关闭菜单